周燕珉团体标准建设促进养老服务业升级

太阳城988

2018-10-29

周燕珉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标准化委员会主任委员近年来,我国比较重视养老服务业的标准化建设。 除了国家层面,不少地方也都陆续出台养老服务业方面的标准和政策。

2015年,国务院印发《深化标准化工作改革方案》。

在标准制定主体上,鼓励具备相应能力的学会、协会、商会、联合会等社会组织和产业技术联盟协调相关市场主体共同制定满足市场和创新需要的标准,供市场自愿选用,增加标准的有效供给。 在标准管理上,对团体标准不设行政许可,由社会组织和产业技术联盟自主制定发布,通过市场竞争优胜劣汰。 这给团体标准的发展提供了政策保障。

国外很多行业标准都出自协会、学会等民间团体,虽然不是政府制定且本身没有强制性、属于自愿采用的标准,但是执行得很好。

这是因为标准被法律法规引用或引入合同中后就有了法律约束性,必须强制执行。

此外,国外的团体标准会根据市场变化和需求不断更新,更新周期一般为3年~5年。

相比国家制定的基础性标准,团体标准更新得更快,也更具灵活性。

国外标准化体系发展较早,经历了从无到有、不断完善的过程。 起初标准的制定发布也都是以政府层面为主,慢慢发展到现在以团体制定发布为主。 我国在制定相关团体标准时应借鉴国外经验,让团体标准根据市场动向及时调整、灵活地与市场对接,同时建立并完善相关反馈机制,及时吸收使用者和受用者的反馈信息,确保标准与时俱进。 只有这样,团体标准的建设与发展才能扬长避短、少走弯路。

我国现行各类标准在制定时更倾向于给出具体的解决措施。

从实际应用的角度考虑,标准制定应更重视标准的目的性和性能性的结合。 指令性标准容易界定,但缺乏变通;性能性标准易于操作,但不容易确认,两者各有利弊。

在市场培育初期,指令性标准非常重要;当市场比较成熟时,性能性标准的优势则更加明显。 因此,两者应更好地协调运用才能指导行业和市场健康发展。

我国的标准制定存在条文过于简单的问题,易引起理解上的偏差。 以《建筑设计防火规范》(GB50016-2014,现已废止)为例,指出老人的活动场所不应在三层以上。 其原意是指“公共活动场所”,但是由于少了“公共”两字,就出现了“三楼以上不能住老人”的误解。 标准要推行就必须具有可操作性。 但是,在标准的起草制定过程中往往缺乏对运营服务的考虑,这也造成了标准实际落地有难度等问题。

基于这些考虑,在制定养老体系团体标准时应遵循目的性、统一性、协调性、适用性和规范性5大原则。

在养老设施建设标准方面,特别是涉及建筑的运营管理、服务时,标准应分级、分类、跨领域合作。 但是,目前相关标准的表述不够明确。 比如:在一些标准文书中,老年设施前置了“照料设施”一类,但是“照料”本身还分很多等级,文书却没有细化。

因此,在团体标准制定时应更加细分,比如分为“能力完好老人标准”、“轻度失能老人标准”、“失智老人标准”等。

养老涉及多个行业,在制定相关标准时还要跨领域合作,兼顾多个维度,对使用需求、运营需求、管理需求以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等作通盘考虑。

设计者与运营者往往从不同角度考虑产品。

前者更注重感官效果,后者更注重实际应用。 如果不能充分考虑二者的需求,制定出的标准就无法更好地指导市场。 团体标准还应图文并茂,避免含糊、生涩、难懂的表达,以便理解和使用。

这需要标准制定者在细节上下更多的功夫。 分享到。